十年间,姐弟恋成倍增长

华夏能源网

2018-08-24

  餐饮、健身等配套服务让商务人群生活更舒适;智慧服务平台的投用让办公更高效,商务人群可线上进行会议室、访客预约,取车、银行排队等也可一键解决;此外,另一亮点便是共享空间的打造,个性会议室、艺术展厅、话题沙龙、下午茶吧等,使商务办公充满惊喜与期待。  据了解,中粮·置地广场位于中关村科技园东城园区内,入驻企业可享受相关扶持政策。目前,中粮·置地广场写字楼项目正在招租中,7月份商务办公将与商业配套同期开业。+1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郭卫民表示,马克思的思想是世界的宝贵精神财富,对中国产生了尤为深远的影响。

  新华社1月31日报道,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了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  新华社上海8月23日电(记者潘清)经历了前一交易日的回调整理后,23日A股温和反弹,其中创业板指数表现相对较强,涨幅超过1%。两市成交略有放大,市场心态依然较为谨慎。  当日上证综指以点微幅高开,早盘冲高回落,午后险些跌破2700点整数位。

  建议宜昌市更进一步完善顶层设计,对照《意见》和《条例》要求、对照宜昌市志愿服务发展的实际需求,在现有的基础上做加法、做乘法,进一步推进制度化建设,完善志愿服务组织体系,做到统筹更有力、协同更紧密、队伍更壮大、组织更规范、特色更鲜明。

  ”  这几年,妈妈一直关注小舒身高。

  他说,宣判这一天,他必须打起精神。妻子的姐姐在家里陪伴我们,她一直在看时间,过了12点多她就睡不着了。

十年间,姐弟恋成倍增长采访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男科中心主任医师张志超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宋崇升传统观念中,男大女小的兄妹式婚姻最为常见。 但十年间,女大男小的姐弟恋婚姻明显增多,已占到婚恋总数的四成。

男小女大式婚姻数量猛增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春玲研究员一直致力于青年与社会分层研究,包括对现代青年的婚恋模式研究。

其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报》上的调查数据显示,1990年,男大女小的婚姻模式占70%,男小女大的婚姻占%;2000年变化不大,男大女小的婚姻为%,而男小女大的婚姻占%;2010年,调查数据出现极大变化。

男大女小的婚姻从%下降到%,男小女大的婚姻则上升到%。 也就是说,两种婚配模式差不多各占一半。 不只在中国,姐弟恋式婚姻组合在其他国家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 调查显示,在英国,女大男小的婚姻近10年来人数翻了一番。

日本近些年姐弟恋也颇为流行,受影视剧里的明星效应的影响,东京等大城市更是掀起姐弟恋热潮。 三大原因让姐弟恋变多专家认为,姐弟恋的激增有着深层次的生理、心理与社会因素。 首先,从生理和性科学角度分析,姐弟恋性爱可能更和谐。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男科中心主任医师张志超教授表示,男女性能力是有年龄差距的,男性性欲高峰在20~30岁,此时对性爱频率要求高,更加关注生理上的满足。 而女性往往在30~40岁欲望最强,性方面也更加主动,懂得享受性爱欢愉。 所以,女性比男性大3~10岁,在性配合方面会更和谐。

现代青年的性观念更加开放,选择姐弟恋在生理上双方都较容易满足。

其次,从心理情感角度看,女性稍长男性几岁,双方感情更顺畅。 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宋崇升表示,姐弟恋不能单纯归结为恋母情节,年长女性心理上更加成熟,交往过程中可以理解、包容男性。

现代社会中,中青年男性压力大,比起缺乏社会经验、需要男性照顾的妹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姐姐更能帮助男性减轻压力,让他们感受到女性魅力。

最后,从社会发展角度来看,有互联网、城市化生活等因素影响。

李春玲认为,网络兴起对青年人的生活、观念、行为产生了深远影响。 当代青年对婚恋模式的观念有所转变,对姐弟恋、试婚、闪婚的接受度都更高。 另外,父母逼婚和剩女现象导致了青年人的婚恋焦虑,这使得年龄因素变得影响力较小,只要情投意合,年龄差距不是问题。 另外,城市中的大龄女性经济上更加独立,在选择另一半时更加自主,对年龄小于自己的男性也会接受。

李春玲认为,这是中国女性社会地位提高的表现。 做好协调沟通很重要虽然姐弟恋已经越来越常见,但仍有网友认为这种搭配模式容易出问题。

对此,专家表示,任何一份情感要想走得长远都是多方面原因共同起作用的,年龄并不是重点。 姐弟恋要想长久,当然要建立在情感基础上,需要双方相互吸引,且有长远打算;不能女方过于强势,男方依附于女方,避免角色错位;两个人最终结合还要考虑双方亲友和原生态家庭的接受度,在交往过程中尽量获得双方父母的支持,这样的婚姻可持续性会更强;在大城市中生活经济压力大,这方面也要提前做好沟通,了解彼此的消费习惯,协调好财产问题,有相对一致的消费观念。

最后,专家提醒,女大男小的婚姻要提前了解生育观念。

由于女方年龄大,不可避免地面临怀孕几率下降的问题,双方要对此有所打算和沟通,避免因为年龄差距影响生育。 ▲(生命时报特约记者赵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