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祖志与《杨柳楼台图》

华夏能源网

2018-09-01

  贷款期限最长不超过一年,贷款利率由银行根据行业相关规定执行,贷款还款方式采取按月付息、到期还本的还款方式进行操作。中小微企业单户专利权质押贷款金额不超过300万元,保证保险的保险费率不超过贷款本金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尚未参加但已适用于香港的国际协议仍可继续适用。中央人民政府根据需要授权或协助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作出适当安排,使其他有关国际协议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  第一百五十四条中央人民政府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依照法律给持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证的中国公民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给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其他合法居留者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其他旅行证件。上述护照和证件,前往各国和各地区有效,并载明持有人有返回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权利。

  上述3家企业筹资总额不超过14亿元。更多最新、最快行情及解读,请看:凤凰国际iMarkets讯北京时间周六(9月1日)凌晨消息,在岸、离岸人民币收涨;油价下跌,但在8月份,原油期货价格录得较大涨幅,因为美国制裁伊朗行动使人预测未来原油供应紧张;美元连升第二日,因投资者通过美元寻求避险;金价微升,但在8月份累计下跌%,录得连续第五个月下跌;美债收益率高位回落;美股收盘涨跌不一;比特币期货收涨,但8月份跌超8%。市场梳理:【人民币】北京时间周六04:59,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报元,较周四纽约尾盘涨236点,盘中整体交投于元区间;上周五(8月24日)纽约尾盘报元。北京时间周五23:30,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报元,较周四夜盘收盘涨115点,上周五(8月24日)夜盘收报元;全天成交量亿美元,较周四缩水亿美元。【油市】油价下跌,受压于全球贸易战可能打击能源需求的忧虑重燃,但美国制裁伊朗和委内瑞拉产量下降限制跌幅。

  那位小兄弟天不亮就来了电话,说昨夜市委李书记下了死命令,常小虎连夜在山水集团开会落实,一大早就集合拆迁队部署行动了。咱可千万不能大意啊!  郑西坡心里不由一惊,当即趿拉着塑料拖鞋走到院子里,三脚两步登上瞭望楼。

    今天,第十七届中国国际装备制造业博览会在沈阳拉开帷幕。11万平方米的展览空间充溢的科技感和时代感,蕴藏着人们对装备制造业未来发展的无限遐想。  如同一粒孕育生长在共和国工业摇篮中的种子,中国制博会将根深埋于沈阳肥沃的产业土壤,从中吸取发展养分,也将16载光阴刻入了沈阳产业发展的年轮,用疏密相间的纹理刻录下每一个重要的趋势性、格局性变化。  产业发展思路愈发清晰  沈阳的产业结构已发生深刻变化,2017年,二产占比%,三产占比%,符合现代都市产业结构特征。

  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领导人集体亮相,回答记者提问。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等回答了记者提问。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举行的首场记者会上,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民盟中央主席丁仲礼、民建中央主席郝明金、民进中央主席蔡达峰、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致公党中央主席万钢、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台盟中央主席苏辉、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就新型政党制度、民主党派的新作为和民营企业参与精准扶贫等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说,2017年中国经济的可圈可点之处很多,各项主要经济指标平稳,新兴产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发展迅速。何立峰还表示,下一步将根据审定的规划纲要稳步推进雄安新区规划建设,抓紧组织编制指导雄安新区改革开放综合性文件。

原标题:朱万章:袁祖志与《杨柳楼台图》  杨柳楼台图(国画)吴毂祥吴昌硕题  一长廊延伸至湖中,湖心处一楼阁,两高士倚栏而坐,清谈赏景。 数株杨柳从岸边斜出,垂下万条丝绦。

湖面雾霭沉沉,一望无际。

这是画家吴毂祥(1848-1903)笔下的一幅山水小品所呈现的景象。

在画幅右下侧,吴毂祥自署“毂祥制”,钤白文方印“吴毂祥”。 在画幅左上侧,则有吴昌硕(1844-1927)题跋云:“杨柳绿沈黄歇浦,楼台高并筑耶城。 彼苍位置闲如此,坐看寒潮六月生。

小仓山下古随园,景物依稀到眼前。

残月晓风呼即是,填词不数柳屯田。 翔父先生以《杨柳楼台图》索绘,盖不知余盲于画也,辞不获,已转乞吴秋农老友设色成此,题句补空,即乞是正,己丑长夏同客沪上,昌硕吴俊。

”钤白文方印“吴昌石宜寿”。

据此可知,此图实为“翔父先生”请吴昌硕绘,而吴昌硕自称“盲于画也”,故由其好友吴毂祥代劳。 “己丑”为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时年吴昌硕四十六岁。

吴昌硕早年以诗文、书法、篆刻驰名,拙于绘事。

在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吴昌硕师从任伯年学画,其时以梅竹为专长。

现在所见吴昌硕这一时期的绘画中,有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的《墨梅图》和《墨荷图》(均藏浙江省博物馆)、十三年(1887年)的《绿梅图》及十五年(1889年)的《瓶荷图》(均藏中国美术馆)等,唯独不见山水。 故此时,吴昌硕不是“盲于画”,而是对《杨柳楼台图》这类的山水画不能娴熟驾驭,故有请人代笔之举。

此外,吴昌硕此诗并不见于其梓行的诗集中,因而乃其轶诗,可补文献之不足。

  吴昌硕跋语中所言“翔父先生”,为袁祖志(1827-1899),乃清代文学家袁枚(1716-1798)嫡孙。

他字翔甫,一作翔父、祥甫,号仓山旧主、又斋,别署杨柳楼台主人,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曾官同知,于清光绪九年(1883年)随唐廷枢(1832-1892)访问欧洲,后寓居上海,历任《新闻报》《申报》和《新报》主笔,著有《谈瀛录》《随园琐记》等。   清光绪七年(1881年),袁祖志在位于上海城北的四马路筑杨柳楼台,一时诗坛名流纷纷吟诗作赋,极坛坫之盛。 袁祖志自己有《自题杨柳楼台图请同社诸君子暨大吟坛正之》诗记其事:  要把繁华俗转移,大张旗鼓日吟诗。

春归杨柳千条尽,人在楼台四顾宜。 十里笙歌花簇簇,六街灯火漏迟迟。

贫来百事从人借,借得园林景更奇。 买邻偏近可儿家,柳色深藏幕不遮。

但有才人皆入座,断无骚客不停车。

拓开几案争评画,倚遍栏杆为赏花。

尽把风光共消遣,胜他俗吏唱排街。

偶然平地学神仙,胜友良朋尽有缘。 百首新诗题壁上,一樽清酒醉花前。 才看棋局争双刦,又听琴声动七弦。 也是浮生行乐处,何须十万买山钱。

绿阴浓覆尽沈沈,到此应无俗虑侵。

蜗角客盈疑广厦,马蹄声碎出疏林。

吹人衣袂风常送,旷我襟怀月更临。 笑指三山森海上,穴濛蜃气未须寻。

  从诗中可知其兴味之所在。 而在楼台建立当年,好友龙湫旧隐(葛其龙)亦有《辛巳暮春仓山旧主得小楼于城北绿柳深处,颜其额曰“杨柳楼台”,集同人觞咏其中,因成四律以志其胜》,其一曰:“仓山旧主最风流,垂柳阴中作小楼。

一片烟波翦淞水,二分明月借扬州。 闲情聊复调鹦鹉,近局还堪约鹭鸥。 此日冶春重结社,要将佳话播千秋。

”此可从侧面窥探当时杨柳楼台的雅趣。 据不完全统计,在袁祖志主笔的《申报》上,以“杨柳楼台”为主题与其唱和的诗篇有数十首之多,足见其在晚清上海文坛的影响力。

  不仅如此,袁祖志还邀请当时沪上的绘画名家,以“杨柳楼台图”为主题,挥洒丹青,留下图像记录,上述吴毂祥作品即是一例。 在此之外,为其绘制斯图且作品可见者还有俞礼、陆琪、倪茹、潘耕数家。   俞礼所画为三株柳树迎风吹拂,柳堤右下侧露出楼台一角,一高士趺坐其中,数卷诗书陈列其侧。

作者题识曰:“杨柳楼台图,翔甫老伯大人嘱画并请大雅两正,俞礼。

”钤白文方印“俞达夫”。

俞礼(1862-1922),字达夫,号随庵,浙江山阴(今绍兴)人,任伯年弟子,擅画山水、人物和花鸟,在上海以鬻画为生。 陆琪所写为一座楼台矗立在山麓下,远处山峰对峙,一人坐于阁楼中,眺望远景。 作者题识曰:“杨柳楼台图,仓山旧主属,陆琪。

”钤朱文方印“琪”和“韵樵手笔”。

陆琪,字云樵,一作韵樵,浙江萧山人,擅画山水、人物。 倪茹所绘为一座阁楼屹立于湖边,隐约可见一人之背影,近处为绿树掩映,远处则水天一色,一望无垠。 作者题识曰:“杨柳楼台图,翔甫姑丈大人命绘,乙未冬日姪辈倪茹谨写。 ”钤朱文方印“儒粟”。

倪茹,字儒粟,浙江杭州人,曾为诸生,自称乃俞樾(1821-1907)弟子,擅诗文书画。

“乙未”为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 倪茹言袁祖志为姑丈,则两人有姻亲关系。

潘耕所绘为一条河流的两岸,杨柳依依,一座茅亭坐落于河西一侧,两人对坐相谈,亭边水流潺潺。

作者题识曰:“杨柳楼台图,戊子冬至日写似仓山旧主,即请正之,稼梅潘耕。

”钤白文方印“潘耕私印”。 据杨逸《海上墨林》记载,潘耕,字稼梅,浙江秀水人,擅画山水,兼善人物,师法胡公寿。 此处之“戊子”为光绪十四年(1888年)。   《杨柳楼台图》创作的时间集中在1888年至1895年间,可知是袁祖志在不同时段邀约画家绘制。 诸画虽然都是围绕袁祖志别业所绘,但就图像来看,均各不相同,已然超越了楼台本身。

很显然,画家们刻意营造了一种诗意化的场景,创造了文人所期望的精神家园,其艺术的真实取代了生活的真实。

诸画将主人公袁祖志置身其中,这种状态既是对明清以来行乐图传统的一脉相承,又是晚清时期文人画的缩影。 袁祖志作为艺术赞助人,客观上成为诸画这一主题性创作的推动者与策划人,诸画又成为诗人与画家交游的实证,是其时海派文化的折射和反映。

  因袁祖志有“太史文孙”的特殊身份,再加上自己文采斐然,又为多家名报的主笔,故形成以杨柳楼台为中心的上海文人交游圈,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杨柳楼台图》即是在诗文唱和之外,进一步印证了这一史实。   值得一提的是,五件《杨柳楼台图》被装裱为一本册页,首页有行书题笺曰:“杨柳楼台图,千寻竹斋主人藏。 ”不著题写者姓名,亦无钤印。

“千寻竹斋”为朝鲜权臣闵泳翊(1860-1914)斋号。

闵泳翊亦擅书画,曾流寓上海,与吴昌硕、吴毂祥等人均有交游。

吴毂祥曾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为其绘《千寻竹斋图》。

此图连同《杨柳楼台图》,成为十九世纪晚期中朝两国文人交往的见证。 (责编:王鹤瑾、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