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达:“哲学家不是社会的旁观者”

华夏能源网

2018-07-04

  日本制造商开始用临时工替代享受带薪休假和退休工资的终身固定工。松下电器产业公司说,该公司家电部目前只有1/3的一线工人是终身工。一些日本工业专家认为,最近爆发的一连串丑闻,是问题正在暴露和解决的积极信号。还有一些人指出,日本的一些质量标准高得不符合实际。

  本书是一部图文并茂的中东铁路史。描述了中东铁路多舛的命运,见证了近代东北人民遭受的诸多苦难,也客观记述了这条铁路对推动东北经济发展、为新中国工业奠基所起的作用。文笔扎实,图片丰富,读之如亲临历史现场,如目睹那段风雨苍黄的历史。

  但是,在“逆风翻盘”以后,能如愿“向阳而生”吗?答案并不乐观。

  对于已经达到录取分数线的同学来讲,报志愿就成为他们的首要问题。当下社会,有些家长爱“左右”孩子的一切,即便在报志愿上也是“唯我独尊”,笔者以为这种做法不足取。在报志愿这一点上,家长首先要学会尊重孩子的选择。

    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表示,希望借助新型火箭和降低发射价格,使太空在日常生活中、科学和工业方面为尽可能多的人所广泛利用。  卓雅与卢西亚和她的孩子  据报道,母女3人对法院做出的赔偿判决感到失望,特别是已经有了3个孩子的卢西亚,她一直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

    从开始接触马克思列宁主义,就坚信不疑,用67年的学术生涯,成就了党史研究领域的“常青树”;把“思考学术当成最好的止痛药”,手不离书,91岁依然抱病组织团队,在学生搀扶下到会,全程主持研讨;弥留之际,耄耋老人仍在病床上听完9千多字的论文,拔掉氧气管,一个字一个字地给出修改意见。郑德荣,东北师范大学原副校长用一辈子的坚守,书写了“信仰的永恒”,他的事迹传遍大江南北,感染了无数心灵。  心在哪里安放,人就会在哪里绽放。郑德荣数十年如一日,将退休的30多年用在潜心研究党史学术著作上,不吃老本、超越自我,一系列论文、论著,闪烁着最新的思想火花。“我这一上讲台啊,就啥都忘了。

  60年传道授业,60年潜心学术。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召开陈先达从教60周年学术研讨会,为这位著名哲学家的学术历程作了梳理。

  “不当超凡脱俗的哲学家”  陈先达进入哲学世界有些偶然。 复旦大学历史系毕业的他被分配到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哲学,“我和哲学,就像是旧式婚姻,先过门后恋爱”,他这样形容这段经历。 他的老师多博学大儒,他说对自己影响最大的是萧前:“萧前老师讲课生动机智,每节课都有火花,深受学生欢迎。 他是新中国成立后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的奠基者,也是我走上哲学之路的引路人。 ”  此后,陈先达开始了苦修的日子。

“抠”经典著作,发表文章,教书。

  他还记得自己的第一篇文章发表在《教学与研究》上。

当时的期刊主编问他:“是不是抄的?”他答:“是自己写的”非常自豪。

所得稿费100余元,“就像发了洋财、中了大奖一样,请朋友吃饭,买了双皮鞋,仍所剩不少”。   他的研究早期侧重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从20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他逐步把研究重心转向马克思主义哲学史。 “当时,国内外有思潮曲解马克思实际思想历程,不从历史着手,很难说清楚。 ”于是,有了著名的《走向历史的深处》《处在夹缝中的哲学:走向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等专著。

不晦涩、不堆砌,给哲学以更清新的面貌。   陈先达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不能只摆弄纯粹的哲学概念,不当超凡脱俗的哲学家。 “不能对重大的社会问题绕着走,对错误思潮闭着眼睛走。

我们的专业不容许我们当社会的旁观者。 ”  “不讲没有准备的课”  陈先达上课生动有趣,极富逻辑,“把讲义整理出来就是一篇文章”。

他告诉记者:“对于教书,我最大的优点是认真,决不讲没有准备的课,务求讲一堂课有一点思想,不倒‘白开水’。

”  到了晚年,陈先达的哲学课堂更灵活了,他的家和散步的校园成了同学们的哲学园地。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臧峰宇告诉记者,每每在校园里遇到陈先达散步,陈先达都会与他聊起新近的理论热点问题,问他“年轻人对这些问题怎么看”,讨论式的散步“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两个小时”。 “如何理解市场经济条件下的道德问题?如何理解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如何看待哲学教育领域的实际问题?陈老师的评论立足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问题的思路和角度总是很独特。

”臧峰宇说。

  点滴之间改变学生  60年,陈先达的知识、教义乃至坐言起行,在点滴之间改变着学生。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李海洋说,是陈先达教他如何“抓问题”,悟出了上好思政课的精髓的。   “真正要把思想政治理论课讲好,谈何容易。 多年来,为了讲好课,我使用过许多方法唤起‘低头族’,但学生却满面茫然。

我请教老师,陈老师一语破的:‘抓问题。 你把课堂上学生的提问搜集起来归纳研究,这些具体问题背后是哲学问题。

了解学生的问题,才能洞悉学生的所惑,并由此找到马克思主义原理通往年轻人心灵的路径,使学生感觉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强大而温暖的思想力量。

’”  这个方法立竿见影。 课堂上,李海洋的讲授从学生提出的问题一步步深入到哲学层面时,课堂安静下来,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学生不感厌烦。 “这个方法体现了唯物辩证法的矛盾共性和个性的辩证关系,抓住了思想政治理论课课堂教学的精髓,所以效果奇好。

”李海洋说。

  毕业至今,陈先达从未离开过学校。

60年时光漫长,他形容自己“像走错教室的学生,逐步被讲台上老师博大精深的知识征服”,然后他接过老师的纸笔,自己走上讲台,开启一个时代。

  臧峰宇告诉记者,在陈先达的言传身教下,如今的人大哲学院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形成了老中青梯队合理的结构,“陈老师关注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与时代化问题,成为人大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主攻的方向。 在同事和学生们眼中,陈老师这棵哲学常青树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本报记者姚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