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转型升级优化路径

华夏能源网

2018-06-18

  当场死亡的2人中,1人是YANGJUAN的丈夫,男方家属表示暂时不会火化遗体,等找到YANGJUAN后再举行葬礼。事故发生后,当地警方、志愿者等,从水、陆、空3个方面展开搜索行动,但仍然找不到YANGJUAN。当地民营企业还集资10万泰铢,悬赏给能找回YANGJUAN的人。直到当地时间3月9日仍无任何进展,攀牙府副府尹普帕密与观光与体育部攀牙办事处、游客救助中心负责人,带着花圈前往事发地点举办仪式,希望能尽快找到YANGJUAN的遗体。仪式期间只有YANGJUAN的父亲参与,她的姐姐情绪仍不稳定,没办法面对事实,所以待在车上。

  敦煌藏经洞遗书中也有记载舟船及其构造的文献,甚至有舟船及其部件的名称。敦煌研究院表示,古人在劳动中获得经验,总结出在实践中行之有效的知识体系。这些涵盖方方面面的劳动智慧,依旧关照着我们今天的生活。(完)公园清理食肆,街坊的“惋惜”正常吗?据报道,广州市流花湖公园内的“南海渔村”5月1日正式关门结业。

  以总理内塔尼亚胡近期先后出访俄罗斯、德国、法国、英国等国,试图力劝它们放弃挽救伊核协议。  以色列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政策与战略研究所专家奥弗·伊斯莱利指出,以色列面临的战略态势变化与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三国密切相关,尤其是伊朗,因为以方认为伊朗在叙利亚、黎巴嫩以及加沙等地通过“代理人”打击以色列的利益。  他认为,当前,以色列与伊朗直接冲突并不符合以色列的利益。

  更多“在路上”的新技术,也会为新闻行业创造更多可能。

  赛事期间将开展葡萄酒大赛、葡萄酒博览会、葡萄酒论坛等多项活动,其中,葡萄酒大赛包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参赛酒800款以上,评委阵容分为国际评委40人及国内评委10人,评选获奖总数不超过参赛样品总数的30%。精品葡萄酒博览会邀请30多个国内外葡萄酒产区100多家酒庄参加,共同展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及全球主要葡萄酒产区的文化、风土、历史。  活动现场,北京农学院副教授李德美作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主旨发言,向在场嘉宾展示了来自贺兰山东麓产区多款葡萄酒,吸引了现场来宾的关注与讨论。(记者王莹)

  把握和珍惜现在,努力的完善学识,在路上,时刻谨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拥抱未来。  作为新青年的我们,应该在火热的青春中放飞人生梦想,在拼搏的青春中成就事业华章,做走在时代前列的奋进者,勇立潮头的开拓者,让青春在创新创造创业中飞扬。

西部生态脆弱区因地理条件和生态环境存在较强的外部约束性,致使产业发展的可能性选择与其他地区有较大差异。

这些地区具有倚重自然资源的粗放式开发共性,滋生了表现不一、程度不均但实质相同的“资源诅咒”现象和由此带来的“产业锁定”问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要破解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可持续发展难题进而实现转型升级,必须走产业价值链高端化、科技投入高新化、资源利用高效化路径,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西部生态脆弱区的产业转型升级。 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转型升级的典型问题生态环境不能承受之“重”与产业转型不可或缺之“轻”。

2015年,单位GDP能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省份有11个,西部地区占7席。

西部地区主导产业主要是能源或资源消耗型的传统产业,其产业业态呈现出高耗能、高污染、低效率的特点。 进一步测算西部地区2014年三产的相对劳动生产率,可以发现:第一产业相对劳动生产率仅为,由于西部地区农业产值增长速率远低于二、三产业的增长,但是农业人口却未能及时向二、三产业转移,即农业占GDP的份额下降速度超过农村剩余劳动力向二、三产业转移的速度,西部地区农业劳动力仍然过剩。

究其原因,在西部,以第二产业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形成了“过重”的产业结构偏向。 这种产业结构对非农业人口就业的拉动力不足,产业部门既不能满足充分就业对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布局需要,又不能通过创新创造的产业形态拓展就业空间、保持竞争优势和提升价值创造。

由于传统产业比重过大、低端就业的非效率性,以及分割性市场而形成的进入壁垒,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在相互匹配上存在失衡。 产业结构单一,科技含量低,位于价值链的底端。

产业结构单一化是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结构的重要特征,由此形成倚重资源型产业的粗放型生产局面,无法形成产业集群,进而实现产业间的协同发展。 西部生态脆弱区以原材料供应、初级资源粗加工为主,产品加工程度较低。

2015年《中国统计年鉴》公布的主要工业品产量数据显示:西部地区资源类工业品产量占全国比重大部分均在30%以上,例如:原煤占比%、原油%、天然气%、水电%;而在其他工业产品领域则表现平平,轻工业品、电子类消费品、装备制造业等比重较小。 这表明:西部地区产业链条较短,高附加值产品少,在竞争性市场格局中处于“雁阵”的尾部,有可能在跟随中被继续拉大发展距离。

“优势资源”具有较强独占性,难以形成生产价值转化和优势产业建构,资源优势转化为市场价值创造急需自主创新活力的支持。 2015年,西部地区国有控股企业数与私营企业数之比分别是东部地区、中部地区的倍、倍,相较而言,国有企业掌握“优势资源”,但这却在一定程度上缺乏足够的创新动力。

基于全要素对经济增长贡献的视角,2016年西部地区贡献率最低,比东部地区约低15个百分点。

此外,规模以上企业的平均研发投入,西部地区约为200万元,远低于东、中部地区水平;专利申请受理数量上,西部地区仅占全国总量的14%。 西部地区难以获得资源禀赋优势的眷顾,由此缺乏转化“资源优势”为“产品优势”继而转化为“核心竞争优势”的能力和有效通道。 为此,急需内生于产业系统的创新机制给予全力支持。 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转型升级的路径思考以新发展理念统领产业政策设计。

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升级转型的政策设计必须以新发展理念作为引领。

一是立足生态禀赋,坚持绿色发展,大力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加快新型清洁能源建设。 二是实施创新驱动,不断提高科技创新能力,以创新效率克服西部地区经济系统的整体性劣势。

三是坚持协调发展,努力推进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相统一,全面实现区域可持续发展。

四是抓住“一带一路”建设重大机遇,以全面提升西部地区在国际市场竞争体系与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为方向,解决其长期发展滞后问题。 五是坚持共享发展,以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的转型升级为契机,调动该区域各种社会因素的积极性,由此实现全域范围的机会共享、过程共享、成果共享。 构建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转型升级的政绩评价机制,促进产业科学发展。 唯GDP论英雄的政绩观,易于催生“寻租”行为,扭曲产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基本关系,导致某些地区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发展。 为此,须通过构建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转型升级的政绩评价机制,细化生态环境工作的细则、构建可常规考评和督查的量化指标体系,以此规避“寻租”行为,促使产业发展步入正轨。

政策驱动转向“市场—政策”双驱动。 西部地区经济发展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政府计划指导、过度干预的“制度惯性”,产业政策对传统的路径依赖仍存,因此,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驱动力量转变为“市场—政策”双驱动。

抓住“一带一路”建设契机,依托经济带、城市群建设,以产业区位的新的空间效应换取“产业—生态”之间的协调效应。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长江经济带、珠江—西江经济带建设的启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的推进,贯通东中西部和国内与国外协同推进的产业空间的新布局,都使得西部地区获取了开拓国际市场、嵌入国际价值链的区位优势。

对此,要紧紧抓住“一带一路”建设契机,发挥西部独特的资源禀赋优势,有效地将其转化为西部生态脆弱区经济社会全面推进的动力要素。

以补扶弱,健全生态补偿机制,支撑重点产业发展。

西部地区具有多样性的生态环境系统,对其生态环境实施有效的保护和修复,可以为西部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提供良好的自然基础和环境条件。 西部生态脆弱区应强化自然资源有偿使用制度与生态补偿制度,实施税费、转移支付等形式的自然资源有偿使用,按照谁开发谁保护、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进一步完善水、土地、矿产、森林等各种资源税费政策及征收管理办法,积极探索“碳汇交易”“水权交易”等市场化生态补偿模式。

同时,生态补偿应重点向符合产业转型升级要求的重点产业倾斜,形成与产业发展和生态建设的良性互动机制。 构建绿色产业发展体系,走产业生态化之路。

以绿色发展为主线,推动一二三产业的深度融合,构建起绿色现代农业体系、工业体系、服务业体系,全面推行资源节约、循环发展、生产清洁、低碳高效的绿色生产方式。 通过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生态”良性互动关系的建构,以产业业态的创新系统推动该地区的产业转型升级,走出一条全域产业生态化、绿色化发展之路,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实践提供富有学习借鉴意义的可贵经验。

(作者:谭鑫,系中共云南省委党校决策咨询研究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