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网络文艺,提升国家软实力

华夏能源网

2018-07-30

  我们应清醒地看到,当前,贫困地区的反邪教工作,特别是反邪教宣传教育仍是“短板”,群众识邪能力弱、防邪意识差等问题依然突出。笔者在调研中发现,某县在2000年开始,受召某某的蛊惑,其冒用佛教名义,利用民族习俗,非法建盖小庙堂多达20处,在群众中搞所谓的“民间信仰”活动,传播歪理邪说,严重干扰了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当相关部门依法予以取缔时,还有部分骨干人员公然进行非正常上访闹事。因此,必须进一步加强贫困地区反邪教基层基础工作,强化源头治理,突出抓好反邪教宣传教育,切实增强人民群众的识邪防邪反邪的意识和能力。  三是占领思想文化阵地,扶贫先扶智、治贫先治愚的需要。

  ...2017-09-3009:53:472017年9月28日晚,中国驻博茨瓦纳大使馆张灯结彩,宾客盈门,隆重举行国庆68周年招待会。...2017-09-3009:35:05全国政协办公厅、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务院侨办、国务院港澳办、国务院台办28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国庆招待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与2800多名港澳台侨齐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2017-09-2923:42:49在28日晚上举行的中国驻印尼外交机构68周年国庆招待会上,中国驻东盟大使徐步、中国驻印尼使馆临时代表孙伟德、印尼国企部部长莉妮在招待会上致辞,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表示衷心祝贺。...2017-09-2923:39:58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28日晚在纽约驻地举行国庆招待会,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

  3.文体娱乐。聚焦文化娱乐动态和重大体育赛事,提供有价值的文化消费信息,提升精神文化层面的消费水平。简介  《淮南手机报》立足淮南,突出本土化、贴近性,整合报纸、广播、电视及其它媒体资源,打造全媒体形态。

  为此,马克思指出:“‘自由主权’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是说自由纯粹是国王的个人的思想方式,因而也就是他的个人特性;另一种是说自由是主权的精神,因而已经或者至少是应当通过自由的机构和法律获得实现……而法律是他用来观察事物的眼睛——这就是《莱茵报》的观点。”[1]152马克思强调新闻自由来自法律规定这一神圣权利,回击了《柯尼斯堡总汇报》的谰言:人民报刊的政治自由是由法律赋予的,不承认这种自由是违法的。“法律是社会重力定律”,在任何时代,马克思这个结论都有永恒的理性。正如马克思所说:“(《莱茵报》)它从来都只维护自己深信合乎理性的东西,而不管这些东西来自何方。”[1]152(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另外,开放对倒逼国内企业提高技术水平和劳动生产率,有着重大作用。但是,过分夸大这种作用,导致对外开放超越了发展阶段和水平,结果可能适得其反。不少非洲国家对外资准入完全没有设立门槛,但高水平的开放并没有给它们带来多少经济繁荣和技术进步。  扩大开放有个量力而行的问题。开放的幅度和时机,既要充分考虑开放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的风险和对民族工业带来的冲击,还要考虑政府对风险的掌控能力。

  早期的视频直播平台是一个充斥着为了博得粉丝打赏而表演各种才艺的女主播的大熔炉。随着直播平台日益白热化的竞争和日趋拉低的收益增长,一些平台希望改变这一现状并希望让女性在直播平台感觉更加舒适。而这一转型恰逢日益接受更高层次教育从而拥有独立工作且受益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女性崛起。

  这些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网络文艺的发展,也逐步攀上高峰。 从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大红大紫,到《甄嬛传》《花千骨》等网络文学被改编成影视作品,从《两只蝴蝶》《小苹果》等网络歌曲走红,到《五环之歌》通过网络以几何形式传播扩散……网络文艺的发展的确赢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毕竟到目前为止,中国网民的规模达到了亿,居于世界第一位。   短短十几年的时间,网络文艺以其海量的作品规模、广泛的受众群体、持续的舆论影响,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文化力量。 而这,也成为许多草根阶层的“天堂”,一些文艺青年苦于作品无处发表,投身于网络创作,虽然多数人依然郁郁寡欢,但少数人却脱颖而出;一些音乐人一直找不到好的公司制作专辑,但在网络走红之后,立马就被经纪公司相中……类似的案例,成为网络文艺发展带来的最大佐证。

  网络文艺的出现,顺应了文艺大众化的趋势,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创作者”,这样的现实,激活了大众的文艺细胞与潜能;但另一方面,也因为网络文艺门槛低、易发表等特点,导致了网络文艺在数量上很惊人,但质量上却参差不齐的尴尬,不过,任何东西,都会有精华的部分,也会有糟粕的地方。

从这来说,无需视网络文艺为洪水猛兽,只需加以引导即可。   如何引导网络文艺作品呢?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要适应形势发展,抓好网络文艺创作生产,加强正面引导力度。

”这就是最高指南针,“加强正面引导力度”,也就是“去粗取精”的意思。 此外,中央政治局也审议通过《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强调了“大力发展网络文艺”,引起社会上的广泛关注。 从这不难看出,国家对网络文艺的态度,是支持与鼓励的。

  当然,支持与鼓励的另一重意思,则是要提升网络文艺作品的质量。

而要实现这样的目标,依靠单个的部门或机构,则很难做到,而要社会各界形成合力,多措并举:一方面,发表网络作品的平台,要有自己的约束与激励机制,约束一些超越底线的文艺作品,鼓励一些有创新有思想有灵魂的作品;另一方面,政府部门也可以加大扶持与引导的力度,对于好的作品,要进行表扬对于超越道德与法律底线的作品,应进行封禁。   我们都需要传递真善美的价值观,都需要传递向上向善的力量,那么就需要发挥网络文艺的活力。

举精神旗帜、建精神家园,是当代中国文艺的崇高使命,网络文艺则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撑。 唯有坚持“吸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基本原则,网络文艺才能像春天里的清风一样,温润心灵、陶冶人生,才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市场上取得突破与成功。

更重要的是,网络文艺的长足发展,也是对国家软实力的一种提升,不容小觑!(许翀)。